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3. TrackBack(-)|
  4. コメント(-)

紅樓

其實自己已經算是有1年多沒有寫什麽象樣的東西出來了,人在豁達之前的自閉階段似乎只能靠寫文來宣泄自己的情緒,而一旦看的開了或者不那麽閑了就不會有類似“創作”的欲望了啊。所以說量産的人說不定都是正在被壓抑著-_,-沒有作品出爐的時候是應該感慨自己有豐富多采的生活呢還是苦惱暫時性的沒有成就呢。人真是矛盾的生物。

上面這是2005年5月寫的東西。而我自從那時候開始,直至現在,也再也沒有寫過什么自己記得住的東西了。我始終不習慣像以前高中一樣每天寫作文的生活,要生憋出來五六百字或許真的就那么難,對我來說。然而我曾經有一段時間很擅長抒發自己的想法,而寫了很多至今看起來很害臊的文字,嘛,其實當時看起來也很害臊就是了。如今這種想要抒發什么感覺不復存在,于是很自然的,我也寫不出東西來了。

如果拿畫畫的說法來講,這是一個相當長時間的瓶頸吧,長到可以忘卻原本應該怎樣去做的時期。

兩年前我那么期盼的可以回到熟悉的環境,直到我真正回來了才發現環境已經不再熟悉了,在身邊一切都變化的很快,我只要眨眼就有很多事務滄海桑田。有時候,回到愿意去懷念某些事情的地方,卻發現找不到一點痕跡的心情是很難受的,而相當一段時間我愿意讓自己樹立起自己是一個有本錢去懷念的想法,而連這樣的堅持,都輕易的被自己的雙眼雙耳雙手摧毀。這就是我距離回家以來最大的感觸,我變得不愛去回憶,就好像我不存在回憶一樣。快餐一樣的生活,什么事情都不是天長地久的,不論自己掙扎了多少次的結果都是一樣。

上次家里發生了那些不是很愉快的事情之后,很長一段時間我都無法提起筆去做一些事情,而如今的我卻發現我愈加無法提起筆了。原本有些事情我可以輕易的抹去,就像并不是自己身上發生的一樣淡然,然而當我自身和周遭全部有了一切足以震撼人生的噩事時,我卻發現我是如此的涉世尚淺,手足無措了。

就像如今依舊無法安心做事的心情一樣,我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卻每天被各地傳來的各種讓人苦惱的事情搞的心煩意亂,反復的利用曾經可以安定的方式,卻發現不再受用,再反復的尋找新的辦法。

浮躁,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什么也做不下去;玩游戲,看書,畫畫,外出漫步,喝酒,吸煙,甚至發呆,睡覺都坐立不安。但是面對他人則是什么也說不出來的情況。真累。

自己曾經的人生定位被自己親手摧毀的時候,那種感覺是無與倫比的。我有幸的話,絕對不想要再嘗試第二次。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07/09/07(金) 07:07:00|
  2. 水魚キタ!――|
  3. TrackBack:0|
  4. Comment:1

コメント

拍手
  1. 2007/09/07(金) 21:22:42 |
  2. URL |
  3. 稔 #-
  4. [ 編集]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09月 « 2017年10月 » 11月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逃難者

七水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